wali

你好啊

【喻叶】圣诞结(1)

联文


#喻叶#

#R18#

#ooc#

#喻叶德国留学生设定#


- 或许到最后,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滚上床的

缤纷的彩灯也如同贪睡的猫儿一般打起了哈欠,灯光似乎微弱了几分.木屋内却依旧是一番觥筹交错的景象.

金迷纸醉,杯酌换盏,悬挂在印花壁纸上的嘀嗒声却是一刻也没有停过.

嘀嗒,嘀嗒,你听.克洛诺斯的脚步近在咫尺.

嘀嗒,嘀嗒,你看.克洛托的纺锤编织星空.

年轻的先生们停下了吻手礼,放下了手中那枝开得妖冶的玫瑰.将桌上的威士忌苏打举过头顶,和着人声一齐为新年倒数.

“五!”

人们簇拥在屏幕前,等待着新年钟声的敲响.谁也没注意到独自坐在角落的少年,听见人群的欢呼,只是将头侧到一边,木然的凝视着窗外的灯红酒绿.轻酌一口马丁尼,拉了拉围巾.

“四!”

Jingle bells奏起,新年的气息弥漫在木屋的每一个角落.叶修继续呡着手中的辛涩液体,没注意到身旁微微下塌的沙发.

“三!”

“一个人吗?先生?”

温婉的话从耳侧响起.

嗯,很是标准的汉诺威口音.但叶修却是被吓到了,吞咽的动作明显急促了不少.

“啊,对,一个人”

说着便向对方挤了挤眼.

“这么久不见,口音纠正过来了呢.”

叶修理了理围巾.

“要来杯杜松子酒么?喻先生?”

喻文州只是干笑了几声.

“金酒太烈了吧……我还是拿杯mojito吧……前辈不是不喝酒吗?马丁尼真的没事?”

说罢便拿起了酒品分类.

“二!”

“那么如果等会我醉了的话,就只能劳烦喻先生送我回去了呢?”

“位置还是施特拉劳尔广场那边吗?”

喻文州从架子上取下酒瓶,倒满.却没注意瓶下压着的纸片.

纸面有一部分被染黄,但也不影响秀气的字体—“rodka ”

“为新年干杯怎么样?前辈?”

喻文州居高临下的的看着靠在沙发上的叶修,全玻璃的设计能更好的让人望见窗外的景色.榭寄生与红绿色的缎带相互错杂,广场上巨大的圣诞树被人群簇拥着.新雪被暖黄色的灯光照亮,各种各样的灯光映在叶修脸上,一时竟看不清他的表情.

“好啊.”

他漫不经心的回答道,同样举起了手中的酒杯.

“零!”

新年快乐.

角落的气球被剪断牵线,精灵一般,灵巧的向着高处飞去.人们相继为这到来的新年之初鸣响礼炮,修女们清唱着的圣母颂似乎乘着风来到这里,舞曲又一次奏起.人们步着五彩斑驳的碎影,三三两两的踏起了探戈.

而叶修这边却不这么好受了,两人同样一口酒下肚,喻文州先感觉到了不对劲.

“糟了…马丁尼的后劲上来了..”

叶修扶着脑袋,喃喃自语.

或许连他们自己都不知道,他们最后是怎么滚上床的.

TBC


【伞修】Merry Merry Christmas

大家好这里还是那只代发(。・ω・。)ノ♡


*ooc

*有私设

*歌名是:Scarborough fair

*梗有借鉴qwq

所以我到底是来安利歌的还是来撸文的……qwq求评论和捉虫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

黑夜如幕布般缓缓降下,茜尔妃德早已在空中行起了她的提裙礼

十二月的柏林冷得出奇

-Parsley. sage. rosemary and thyme ……

叶修将一边耳机取下,把脸埋进围巾里,愈发拽紧了跟前少年的衣角.

“怎么了?”

少年回过头来问道

“冷,苏大大你是有多蠢才会想到在这种时间出门”

他揉了揉冻红的鼻子,不满的嘟囔着.

“毕竟能出来玩一次也不容易嘛,何况是圣诞节”

少年也不气,笑着回答道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广场上巨大的圣诞树被彩灯装点得如同三月兔的茶点一般华丽,而跨年的钟声将响彻整个欧罗巴.

-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华灯新上,万家通明,美哉,美哉”

叶修抬头望向钟面感叹道

“噗,和你的眼睛一样不是吗

?都像连着光啊,连心都照亮了”

少年调笑着,

“手给我吧,我帮你捂着”

“噫....”

叶修一脸嘲讽

“怎么?在意大利才待几天嘴就油成这样了?可惜这招对哥可不管用”

虽然被对方手捂着舒服得眯着眼,但讽刺的话语仍不停歇.

“走吧”

苏沐秋拉着他的手走到了圣诞树下,那里的人群躁动了起来,为跨年前的最后十秒欢呼着.

“十!”

苏沐秋侧过头来

“听说过榭寄生下接吻的传说吗?”

彩灯的霓虹与钟面的银白映在少年的瞳孔上,欧泊一般,美得不真切起来

“九!”

“是...永恒吧?怎么?”

叶修问

“八!”

“不试一下吗?”

少年微笑着

“我性别是男”

“我知道”

“七!”

“你还有沐橙”

“我知道”

“六!”

“我......”

啾,唇舌相碰,津液相交.苏沐秋愈发将眼前的人扣得更紧,想要再近一点,亦如那年夏天.

“五!”

少年将他放开,望向近在咫尺的零点钟面

“四!”

他转头看向明显不在状态的叶修

“lch liebe dich”

只觉身旁人身形一震

“三!”

“lch liebe dich auch”

他只是将苏沐秋的手握得更紧

“二!”

人群欢呼着

“一!”

“零!”

“Frohe weihnachten!”

苏沐秋偏过头

“听到了吗,新年的钟声”

叶修理了理耳机,笑道

“啊,听到了”

“非常响亮”

-Are you going to Scarborough fair...

-Parsley,sage,rosemary and thyme...

-Remember me to one who lives there...

-He once was a true love of mine...


以及最后几句德语的意思是

“我爱你”

“我也爱你”

“圣诞快乐”


【周叶】i see fire

首先这里是一只代发(。・ω・。)ノ♡然后……没了


*cp周叶

*叶受only

*ooc

*架空

*歌名是:i see fire【吃我安利】

完全不知道我干了什么....谁来送我去医院...求评论求捉虫qwqq


“呼…哈”

接踵而来的脚步声与喘气声交融在一起,打破了傍晚的宁静.暮色中的缕缕霞光透过彩窗映在教堂的长椅上,构成了一种异常诡异的美学.

叶修匆忙的打开大门,从缝隙间飞快的钻了进去.倒在长椅上不住的喘息.

“呼....累死哥了…老韩那家伙狠起来还真是不认人啊……”

修女们在庭院里做起了最后的功课,风也开始推搡起了烛焰.

“起风了啊……”

他从椅子上坐了起来,身体摇晃了几下,差点因为脱力又倒下,靠在了身旁的柱子上.

叶修是一只吸血鬼,也是这片大陆上为数不多的吸血鬼之一.

挚友遭遇教会的残杀,他也亲眼看着哪位名叫苏沐秋的少年消逝在火光当中.

如今自己也被“神殿”通缉,身负重伤,只得到眼下的教堂内避难.

“还真是讽刺啊……这里”

叶修咂咂嘴,烟斗早已在逃亡中丢失,他现在也终于意识到了它的重要性.

他缓缓走到中央的十字架下,抬头望着耶和华痛苦的神情,少见的叹息了一声.

“万能的主啊……看看我吧,明明都已经变成这样了……还不肯放过我吗…”

嘉世的衰落,东方药阁微草的兴起,精灵一族蓝雨的愈发强大,以及……

霸图与“神殿的结盟”.

眼前的物什变得模糊起来,叶修才意识到自己有接近一个月没有吸食人血了.但眼前却又无处可去,“神殿”和教会早已在各大城邦下达了赏金令.

“只能到这里了么…啧……让沐橙那丫头知道了…又会哭的吧”

喀哒.

不远处传来了一声响动.

“谁”.

叶修迅速站连起来,握紧了千机伞.却因为脱力而必须腾出手来扶着石柱.

黑暗将来人的五官打得愈发有立体感,眸中尽数是对见到眼前人的惊讶.单调的教服却是将禁欲的气质衬托得很好,胸前的十字架也很好的彰示了他的身份.

“小周?”

叶修认出了来者后便放松了警惕,想要走到他身边却差点摔倒.

“前辈……你……”

被唤作小周的少年连忙将叶修扶住.

“受伤了?”

叶修却只是摸了摸眼前这个比他略高的少年的头作为回应.只能靠在他的肩膀上,不住的喘息.

紧握了少年的袖子,意识逐渐模糊起来.

“饿……”

叶修那属于吸血鬼的尖牙伸了出来.

侧眼,只有被无限放大的……血管.

来……咬下去…只要一下…你就不必再承受这样的痛苦…杀了他…你就能活下去……

被这样思维充斥着的叶修不再那么清醒,指尖慢慢攀上周泽楷的肩头,下身也开始不住的摩擦起他的大腿来.

“吃吧…前辈”.

周泽楷蹭了蹭叶修的头,解开了领子上的束缚.

叶修不言,只是小心翼翼的咬了下去.

被抽空的感觉很快从脖颈袭来,但周泽楷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梦.

很长的梦.

梦见一个迷路的小孩,哭着拉住这位前辈的衣角,说他睡不着.

他还梦见……那位前辈告诉他,没有什么见面礼,就送了一首安眠曲吧.

现在……他又仿佛听到了那歌声……和那无比温柔的话语……

-“Now i see fire inside the mountain……”

-“i see fire buring the trees ……”

-“And i see fire hollowing souls……”

-“And i see fire blood in the breeze……”

-“And i hope you will remember me……”